快捷搜索:

大方解读抗日战争问题,万封密电还原日本鼓动

2019-09-03 22:20 来源:未知

“和谈”还是战争谎言?

日本计划:先占领中国东北,再对美苏开战

1936年上半年,作为日本准备全面侵华战争的重要战略性步骤,广田内阁决定加强日本中国驻屯军,扩大其编制,提高其地位,司令官由少将军衔升格为中将军衔,且由天皇直接任命的“亲补职”。新编成的日本中国驻屯军兵力由改编前的1771名增至5774名,兵力增加近3倍。1936年9月,日本中国驻屯军在非法侵占丰台后,即以中国军队驻地为目标,开始进行频繁的挑衅性军事演习。1937年3月上旬至6月中旬,日本军部先后派出6批将校级军官,前往中国华北、华中和东北地区,进行战略侦察,为策划全面侵华战争做准备。5月至6月,日本中国驻屯军在华北的军事演习进入紧张阶段,特别是驻丰台日军在卢沟桥一带的演习愈益频繁。日本从军事上步步进逼,蓄谋重演九一八事变的故伎。

密调更耐寒的第二师团士兵到沈阳,发动“九一八”事变

7月7日晚,日方后来虽得知失踪士兵已归队,却仍提出要城内中国驻军向西门外撤退、日军进至城内再行谈判的无理要求,复遭中方拒绝。日本挑起七七事变后,为达到速战速决的目的,迅速作出对华增兵决定。

1931年8月1日,本庄繁被任命为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曾担任张作霖的军事顾问和日本驻华使馆武官,对中国特别是东北的情形非常熟悉。在赴任之前,本庄繁曾秘密给陆相南次郎上书:首先占领满蒙,进而使支那四百州在我掌握,全亚统一,欧洲征服,均能实现。

有日本学者认为,七七事变是“偶然事件”。当时,日本虽有侵华意图、有并吞中国的准备,但没有具体的作战计划。日本的战争假想敌是苏俄和美国,对于中国只是希望稳定东北建立满洲国,在其他地方则利用军阀割据的形势逐渐建立傀儡政府、实现控制。这纯粹是一种粉饰侵略、扰乱视听的谬论。

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前不久,日本关东军便开始制造种种公开挑衅事件,制造反华舆论,煽动战争情绪。其中最主要的有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在交涉和处理中村事件中,日本的密电曾多次提及。如关东军参谋长专为此事致电日本陆军省次官,说明中村是如何被杀,以及与张学良交涉的情况,并提及中国方面已经妥协,特别是在日方的压力下,张学良已经密令东北各报社和通讯社禁止报道中村事件。同时,日本军部的密电显示“满洲问题除行使武力外,别无解决之途”。可见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东北的急切心情。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日方不断向中方发动诱降攻势。所有谈判虽系日方主动之行为,但其目的是确保日方侵略中国之成果和扩大对其他国家的侵略,说这些行为是“和谈”,那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图片 1

日本发动诱降谈判的目的之一是稳定中国战区局势,及早从中国抽出大部分兵力,扩大对其他国家的侵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之后,军方认为能够迅速灭亡中国。然而,结果是日本被迫在中国内地投入军力的绝大部分,深陷战争泥潭,无法自拔。1939年9月,欧洲战争大规模爆发,在亚洲有众多殖民地的英美遭受德国沉重打击,日军急于南下夺取战略资源。迅速结束对华战争,以便把主力抽调出来南下,成为日本统治集团内部各派必须考虑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日方通过多种途径,打着所谓“和谈”的幌子,加紧向国民政府发动诱降攻势。

1930年,席卷世界的经济危机波及日本,日本从中国东北攫取的经济利益也急剧减少,1931年1月,“满铁”前副总裁松冈洋右宣称:“满蒙问题是关系到我国生死存亡的问题,是我国的生命线,要牢牢确保和死守。”“满铁”总裁内田多次发密电给外务省汇报日本关东军在铁路沿线的驻军情况,为侵华做准备。

1930年3月,席卷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大危机波及到日本。为转嫁国内矛盾,日本政府大肆叫嚷“满蒙危机”。1929年至1931年夏,日军关东军参谋部先后四次以“参谋旅行团”名义,到中国东北各地搜集情报,拟定各种侵略方案。

早在1928年10月,关东军参谋、作战部主任石原莞尔就着手制订了攻占沈阳的计划。

九一八事变当晚,日本关东军行动有条不紊,也充分说明了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是经过周密策划和准备的。9月18日22时20分,关东军在柳条湖附近炸毁南满铁路的一段路轨。曾任张学良顾问的柴山兼四郎的副官今田新太郎大尉,立即以爆炸声为信号,指挥埋伏在附近的日军一部攻击驻北大营的东北军。23时18分,日本奉天特务机关辅助官花谷正少佐,以土肥原贤二的名义向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和陆相南次郎拍发急电。这时,在沈阳的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用“代理关东军司令官、先遣参谋”的名义,命令日本关东军分别进攻北大营和沈阳城。

根据日本政府的侵略方针以及日本内务省、拓务省的计划和密电,日本军部又进一步策划了占领中国东北的方案。1931年4月,日本参谋本部制定《1931年形势判断》,提出了解决满蒙问题的三个步骤:1.在满洲建立取代张学良政权的亲日政权。2.使这一政权从中国主权下分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3.占领满蒙。从中可以看出,日本陆军占领中国东北的目标、步骤已经确定。

图片 2

此时,日本在东北的各种团体和机构都异乎寻常地活跃起来。“满铁”总裁内田为此也曾多次发密电将关东军的行动报告给外务大臣币原龟,如铁路沿线的军队调动情况,各车站军队的行动,甚至是对关东军行动的预测等。“满铁”公司职员也组织装运货物的演练,做好发动战争的准备。

中国军队在卢沟桥抗击日军的进攻

由线装书局出版的《日本侵华密电·九一八事变》一书全是日文,目前正在翻译当中。8月末,记者在北京采访了这套书的主编汤重南,他告诉记者,这套书收集了与“九一八”事变有关的日本侵华的全部秘密电报,全书共59册,1100多万字。

19日零时28分,花谷正又发出第二份电报。在旅顺的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接到电报后当即批准板垣征四郎代发的命令,命令日军按照原定计划,迅速将主力集结到沈阳,先发制人,实施中心突破,占领东北三省;同时,向驻朝鲜日军求援。本庄繁将各项命令及战况电告日本军部。19日凌晨3时30分,本庄繁率领司令部人员乘火车赶往沈阳坐镇指挥。19日零时50分,驻沈阳的日军部队兵分三路向沈阳城区进攻。4时45分,驻辽阳的第2师团主力也赶到沈阳加入战斗。日军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至此爆发。

1931年4月,日本军部还以换防为名,将驻辽阳的关东军第十六师团调回日本,另把第二师团调来。第二师团的士兵多生长在日本北部的寒冷地区,有较强的耐寒能力,适于在中国东北地区作战。7月,日本军部还批准将两门24厘米口径的榴弹炮由日本神户秘密运至大连,再运到沈阳。隐蔽地安装在沈阳日本独立守备队兵营内,并将炮口标定东北军驻地北大营。

在关东军与军部密谋侵略中国东北的同时,日军也逐步完成了在东北的军事部署。九一八事变前夕,日本认为侵略中国东北的客观条件已基本成熟:英法美等西方大国无暇东顾,国民党政府忙于反共内战,张学良率领部分东北军主力在关内参加军阀混战。日本在做好入侵中国东北的一切准备之后,接下来只是寻找一个借口。日本当局继1931年7月制造万宝山事件之后,8月又利用中村事件大做文章。

核心提示

中国东北一直是日本帝国主义垂涎的目标。独占中国东北,是日本实现其大陆政策乃至称霸亚洲和世界战略的第一步。1927年田中内阁上台后,日本加紧了对中国东北的侵略。为阻挠中国统一,日本在东北炸死奉系首领张作霖,制造了“皇姑屯事件”;随后又用尽拉拢、利诱和施压等手段,企图阻止张学良“易帜”。张学良最终宣布易帜,暂时挫败了日本乘乱武装占领东北的阴谋。

汤重南说:“在日本关东军中,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是煽动战争最活跃、最狂热的人物。1929年7月至1931年7月,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等在东北各地连续组织4次‘参谋旅行’。‘参谋旅行’遍及东北各地,参加的关东军军官一面进行军事侦察,考察地形,组织模拟军事对抗,一面进行占领满蒙方案和战术的研究。这次‘参谋旅行’成为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准备工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在纪念活动中,有人对抗战中的一些问题提出了疑问。为帮助广大读者正确认识这些问题,记者特约请专家学者撰写了一批短文,对这些问题进行解答。

大量的密电显示,日本已做了对苏联和美国开战的准备。早在1929年7月5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参谋、作战部主任石原莞尔提出了《满蒙问题解决方案》,其中第一条就是:“若准备对美开战,就要立刻对中国作战,坚决把满蒙政权握于我手中。”

九一八事变是偶发事件吗?

汤重南介绍,密电显示,关东军计划了很多细节。1930年冬,经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密谋策划,拟定了在沈阳北大营连接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线上实行爆破的方案。1931年春,关东军组织了一个爆破小组并拟订举事的具体时间。后来,关东军又多次精心组织了在东北各地的占地考察,为发动侵略东北的战争做积极准备。

事实上,虽然日本提出以苏联和美国为首要假想敌,并确定了南北并进的方针,但前提条件都是要先打败中国。先征服中国,不仅可解除后顾之忧,更重要的是可以获得战争资源和作战基地。因此,日本在确定用兵计划时,始终把中国作为首要的侵略目标。

9月14日至17日,日军在沈阳北大营一带连续组织演习,并在沈阳街头张贴布告,声称:“大日本奉天驻屯军,近日以来举行秋操,满铁附近居民突闻枪声勿得惊慌。”日本帝国主义以军事演习为掩护,秘密进行战争的准备,并以此欺骗东北军民。

七七事变是偶然事件吗?

辽宁大学教授、日本研究所原所长易显石对这近万封密电做过研究,他告诉记者,密电显示,日本一部分人认为,中国忙于内战,对满洲问题尚无反弹力量,侵略中国东北的客观条件已基本成熟。因此,日本决定使用武力攻占中国东北。

《日本侵华密电·九一八事变》

从1928年开始,日本侵略者就叫嚷:到了下决心“解决满蒙问题”的时候了。一封日本奉天侨民会长野口多内致电陆军大臣南次郎的密电显示,野口多内希望日本“尽快在东北建立满蒙政权”。

1931年3月,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在陆军步兵学校作的《从军事上所见到的满蒙》演讲中说:“解决满蒙问题是实现日本帝国使命的远大理想。在对俄作战上,满蒙是主要战场;在对美作战上,满蒙是补给的源泉。从而,实际上,满蒙在对美、俄、中的作战上都有最重大的关系。”

9月18日上午,本庄繁在辽阳检阅了从日本特意调来的关东军第二师团,他说:“现在满蒙的形势日益不安,当万一事端发生时,各部队务必采取积极行动。”这其实就是发动战争前的动员。

汤重南说:“这些都是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东北的纲领性文件。后来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以及在东北的侵略行径基本是按这个纲领进行的,只是时间提前了。”

汤重南说:“感到在东北的利益受到了威胁,日本帝国主义加快了发动侵略中国东北的步伐。”

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史研究所研究员,汤重南通过研究日本秘密电文,发现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本庄繁于当晚10时回到旅顺关东军司令部。这时,关东军侵占东北的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当晚10时20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

6月19日,由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拟定了《解决满蒙问题方案大纲》。主要内容是:倘若满洲的排日活动再发展下去,也许要采取军事行动。让日本国民和世界各国了解满洲的排日活动,以便在采取军事行动之际,能得到国内外舆论的谅解。采取军事行动所需兵力,与关东军协商后,由参谋本部密电上报,以一年为期,即到1932年春采取军事行动。

1928年,日本关东军就密谋攻占沈阳

前不久,记者得知《日本侵华密电·九一八事变》一书已出版,研究人员正在翻译当中。主编汤重南告诉记者,这套书收集了近万封密电,是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的原始档案,全方位、多角度地揭露日本侵华的阴谋和历程,其中还涉及许多鲜为人知的其他阴谋,进一步证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蓄谋已久。

本庄繁到任后,从9月7日开始,对南满铁路和安奉铁路沿线的海城、鞍山、本溪、辽阳、大石桥、长春、沈阳等地的日军进行巡视检阅,检查关东军“应变准备工作”。本庄繁巡视期间组织多次军事演习,公然把东北军兵营作为演习目标。

密电“尽快在东北建立满蒙政权”

汤重南介绍,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东北的野蛮暴行,激起民众的反抗。从1929年到1931年,仅在沈阳、抚顺、辽阳一带就出现20多次民众抗议和工人罢工。广大民众反日斗争形势日益高涨,引起日本帝国主义的不安。日本关东军参谋部也曾为此发密电给陆军参谋本部,认为“张学良蒋介石有利用共产党反日的迹象”。

据介绍,在制造舆论、煽动战争的同时,日本关东军加紧了军事部署。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王中王救世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方解读抗日战争问题,万封密电还原日本鼓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