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以尚書僕射的上事爲中心,古典文学之汉官六种

2019-09-01 19:04 来源:未知

內容提要:本文以尚書僕射的上事儀爲中心,探討唐後期中央長官的上事禮儀,認爲僕射的上事儀安史亂後作爲朝廷褒揚武將功臣的象徵性禮儀存在,因此圍繞僕射禮的實行,自憲宗元和以後不斷引起爭論,並因歷朝對藩鎮政策的變化一再被修改重定。而僕射禮的實行雖源於僕射在唐後期作爲宰相出入和節度使兼銜的實際作用,但也受到中央內部強化御史臺職權的臺參制度的挑戰。包括宰相、僕射與御史中丞在內的中央長官的上事儀事實上都從不同方面反映了中央政府在處理內外關係方面的立場和用意,而僕射與御史中丞在這一問題上的矛盾尤體現了政治關係影響禮儀地位的發展變化。關鍵詞:尚書僕射上事儀御史中丞臺參中古之際官員的上事儀是屬於五禮嘉禮中有關朝儀的部分,也是朝廷根據官位輕重高低對內外大臣給予不同待遇和優禮的一項突出內容。在官僚社會日益發展成熟的唐代,此禮不但被作爲制度執行且始終受到重視,其中尚書僕射的上事禮尤有其特殊之處。但是中晚唐之際,尚書僕射的禮儀卻多次引起爭論和非議,其實行中也有不斷的更改和反覆,成爲令人矚目的朝廷糾紛之一。對此嚴耕望《論唐代尚書省之職權地位》一文曾從僕射職權地位的下降方面予以解釋[①]。然而就唐後期僕射上事儀的矛盾和變化來說,採用這一說法作爲理由是否充分呢?本文試從其牽涉中央地方、內外複雜關係的角度重新予以探討和剖析,進一步追尋禮儀産生和消亡的真正原因。一、唐代官員的上事儀及對宰相和尚書僕射的尊禮唐朝官員上任也稱爲上事,中央地方的高級官員初到任都有上事之禮。《大唐開元禮》卷一二六《嘉禮·任官初上相見諸州上佐同》”規定:應冊命之官受冊訖,朝服乘輅,備儀鳴鐃,詣太廟南門。至,下車,所鐃吹止。受冊者降輅,謁者引入,立於廟廷,北面西上,立定再拜訖,又再拜,辭,謁者引出,乘輅鳴鐃而還,(若先受制書者,發第,備儀仗,詣太廟如上儀)。)遂詣本司。將至,卑官先到,俱公服,俟於別室。初上者至,降輅,贊禮者引入,停於後堂,改著公服,儀仗陳於廳事之前。贊禮者引卑官,俱位於內門之外西廂,每等異位,重行東向,以北爲上。初,卑官就門外位,贊禮者引初上者立於廳事東階東南西面,贊禮者引卑官以次入,立於西階西南,重行東向,以北爲上。立定,卑官俱再拜,初上者答,再拜,贊禮者引卑官出。贊禮者引初上者就後堂,卑官俱更衣訖。贊禮者引應坐者入,立於廳事東西階下,其應致敬者立於門外之西東面,俱北上。贊禮者引初上者出升堂,就榻後,應坐者俱升,詣座後立定,初上者升坐,應坐者各依其班而坐,其應致敬者入,立於東西階下,俱以北爲上,諸流外官入,立於庭,重行北面西上,再拜訖,就東階下品官之後。[②]由此條規定得知,唐官員上事禮主要分兩個環節,一是拜太廟,二是在本司所在公堂舉行上事儀注。拜太廟是“應冊命之官”。據《通典》卷一五《選舉三·歷代制下》稱唐“選授之法”:“凡諸王及職事正三品以上,若文武散官二品以上及都督、都護、上州刺史之在京師者,冊授。五品以上皆制授,六品以下、守五品以上皆敕授。”並在冊授下說明“諸王及職事二品以上,若文武散官一品,並臨軒冊授;其職事正三品,散官二品以上及都督、都護、上州刺史,並朝堂冊。訖,皆拜廟。冊用竹簡,書用漆”[③];則有拜廟資格的只有三品以上的某些官員。又據《開元禮》,臨軒冊命的具體有三師、三公、親王、開府儀同三司、太子三師、驃騎大將軍、左右丞相、京兆牧、河南牧;朝堂冊命的有太子三少、特進、輔國大將軍、光祿大夫、鎮國大將軍、侍中、中書令、諸衛大將軍、六尚書、太子詹事、太常卿、都督及上州刺史在京者[④],其品級也都是三品以上。另外從《開元禮》上揭條接下又說“官卑不合拜廟者,徑詣上所;不判事者,禮見而已。若六品以下,初上皆常服”來看,上事儀雖然包括品級較低官員,但也只是對三品、五品以上官高職重者最有意義。《開元禮》規定的上事儀注等級森嚴,出席儀式者根據官位高低有坐有站,對上事者亦有拜有不拜,還說明“若先任者尊及官位等,先任者俟於東階下西面。新任者入,立於西階下,東面再拜訖,新任者還於廳事,立於東階下,與卑官相見如上儀”;即上事者除受卑官禮,還要拜先任官位尊或等於己者。那麽什麽情況下初上任的官員可以受拜呢?結合仁井田陞《唐令拾遺》復原之《儀制令》第十四條:諸文武官三品以下拜正一品,(中書門下則不拜。)東宮官拜三師,四品已下拜三少,自余屬官于本司,隔品卑者皆拜,其准品應致敬,而非相統屬者則不拜。(謂尚書都事于諸司郎中,殿中主事于諸司直長之類,其品雖卑亦不拜,若流外官拜本司官。[⑤])得知所謂禮儀的原則雖然是官卑者拜高,但必須是三品拜一品、四品拜二品,且限於本司“相統屬者”內的所謂“隔品”拜禮,而根據《開元禮》前條規定有“卑官俱再拜”後的“初上者答”,則上事的高官也必須對卑官有回拜的禮貌。拜禮後再由“本司引入升詣座前,本司取印及職掌,以次進置於座上之案訖。本司引案降出,諸司以次諮判三條,事訖,俱興,立於座後。贊禮者引初上者還後堂,以外降出,設會如常儀”,也即實習一下處理公務的過程,最後甚至還要“設會”即舉辦宴會,這才算上任結束。唐朝官員走馬上任由於有此儀注,故又稱爲“禮上”。《舊唐書》卷一六八《馮定傳》稱:“三年,宰臣鄭覃拜太子太師,欲於尚書省上事。定奏曰:‘據《六典》,太師居詹事府,不合於都省禮上。’乃詔于本司上事,人推美之。”同書卷一六九《王璠傳》:“璠子遐休,直弘文館。李訓舉兵之日,遐休於館中禮上,同職駕部郎中令狐定等五六人送之,是日悉爲亂兵所執。”[⑥]《舊五代史》卷七八《晉高祖紀四》記天福四年五月辛酉,御史臺奏:“省郎知雜之時,赴臺禮上,軍巡邸吏之輩,咸集公參,赤縣府司,悉呈杖印。今後年深御史判雜上事,欲依前例。”[⑦]可見官員上事的所謂“禮上”之制,唐後期五代始終實行。而中央長官的上事儀尤受到重視,如宰相的上事儀:页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惠帝改太常為奉常,景帝復為太常,蓋周官宗伯也。藝文類聚職官部、太平御覽職官部

虎賁中郎將主虎賁千五百人,無常員,多至千人。案:太平御覽引「多」上有「郎」字。戴鶡冠,次右將府。又虎賁舊作「虎奔」,〔三〕言如虎之奔也。王莽以古有勇士孟賁,故名焉。續漢志補注、後漢書孔融傳注、北堂書鈔設官部、太平御覽職官部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一〕諸本續漢百官志補注「過後」上均復有「臺官」二字,孫輯脫,故補之。

射聲校尉掌待詔射聲事。〔三六〕續漢志補注

陰太后崩,前有方相及鳳皇車。北堂書鈔禮儀部、太平御覽禮儀部

〔四六〕通典卷七0作「陛高一丈」。

孫星衍敘錄隋志:漢官典職儀式選用二卷,漢衛尉蔡質撰。唐志蔡質漢官典儀一卷。諸書所引;又有作蔡質漢官典職、漢官典職儀者,皆後人省文也。陳氏書錄解題:漢官典儀一卷,漢衛尉蔡質撰,雜記官制及上書謁見禮式。李埴續補一卷。俱不傳。今錄成一卷,名從隋志。質字子文,蔡邕叔父。見後漢書蔡邕傳、晉書蔡豹傳。

漢官典職儀式選用一卷清衛尉蔡質撰清孫星衍校集太尉,孝文三年置,七年省。武帝建元二年置,五年復省,更名大司馬。建武二十七年復置太尉。太平御覽職官部府開闕,王莽初起大司馬,後篡盜神器,〔一〕故遂貶去其闕。續漢志補注

尚書令、僕射,〔二五〕給赤管大筆兩枝。〔二六〕北堂書鈔藝文部

〔二二〕廣韻卷一上平聲十一模注作「給女史二人,著潔衣服」。

治書侍御史二人,治廷尉奏事,罪當輕重。〔三二〕北堂書鈔設官部選御史高第補之。續漢志補注

越騎校尉掌越騎。續漢志補注

宮中苑,〔五一〕聚土為山,十里九阪,種奇樹,案:文選古詩十九首注引「宮中種嘉禾奇樹」。〔五二〕育麋鹿麑麂,鳥獸百種,激上河水,銅龍吐水,銅仙人啣盃,受水下注,天子乘輦遊獵苑中。太平御覽居處部宮北朱雀門至止車門,內崇賢門,內建禮門。太平御覽居處部

二千石曹掌中郎官水火、〔一三〕盜賊、辭訟、罪眚。續漢志補注

〔二〕據諸本續漢石官志補注「四夷」二字。

〔三七〕點校本、殿本續漢志補注「公議」均作「公儀」,此從汲本。

〔五0〕據文選讓吏部封侯表注補「侯」字。

都官主雒陽百官,朝會與三府掾同。續漢志補注

〔二九〕點校本、殿本續漢百官志補注均作「有吏能為之」。

侍中,常伯,選舊儒高德,博學淵懿。案:太平御覽引作「博學洞達」。仰占俯視,切問近對,喻旨公卿,上殿稱制,參乘佩璽秉劍。員本八人,陪見舊在尚書令、僕射下,尚書上;今官出入禁中,更在尚書下。司隸校尉見侍中,執板揖,河南尹亦如之。又侍中舊與中官俱止禁中。案:唐六典引下有「宿直廬在石渠門外」八字。武帝時,侍中莽何羅案:唐六典引作「馬何羅」。挾刃謀逆,由是侍中出禁外,有事乃入,畢即出。王莽秉政,侍中復入,與中官共止。案:唐六典引作「復止禁中」。章帝元和中,侍中郭舉與後宮通,拔佩刀驚上,舉伏誅,由是侍中復出外。〔六〕續漢志補注、唐六典六、〔七〕太平御覽職官部

宮中諸有劾奏罪,左都候執戟戲車縛送付詔獄,在官大小各付所屬。以馬被覆。見尚書令、尚書僕射、尚書,皆執板拜;見丞、郎皆揖。續漢志補注

羽林郎百二十八人,無常員,府次虎賁府。續漢志補注

〔七〕「唐六典六」係「唐六典八」之訛。

三署郎見光祿勳,執板拜;見五官、左、右將,執板不拜。於三公諸卿無敬。續漢志補注

五官中郎解,其府對太學。續漢志補注

其二人者更直。執法省中者,皆糾察百官,督州郡。公法府掾屬高第補之,初稱守,漢歲拜真,出治劇為刺史、二千石,平遷補令。見中丞,執板揖。續漢志補注

民曹典繕治功作,監池、苑、囿、盜賊事。續漢志補注

〔二三〕「書鈔儀飾部」係「書鈔服飾部」之訛。又「御覽服章部」係「御覽服用部」之訛。

〔一八〕孔本書鈔卷六0引作「青縑白綾牒布被」,類聚卷八五作「青綾白綾被」,御覽卷七0七則作「青練白綾被」,諸載各異。

省中皆以胡粉塗壁,紫素界之,畫古烈士。初學記居處部〔一0〕

將作大匠位次河南尹。光武中元二年省,謁者領之。章帝建初元年復置。〔三四〕續漢志補注

〔九〕惠棟後漢書補注卷二四曰:「以漢官儀、漢官典職校之,乃「下陛奏事」,「下」訛「不」。」點校本從其說而改,今亦據以正之。

〔一九〕後漢書書鍾離意傳注末有「下天子一等」五字,孔本書鈔卷一四三引亦然。

門候見校尉,執板下拜。續漢志補注案:「下」當作「不」。〔三五〕

司徒本丞相官,哀帝改為大司徒,主司徒眾,馴五品。府與蒼龍闕對,厭于尊者,不敢稱府也。續漢志補注、太平御覽職官部案:續漢志補注引「稱」字作「號」。

〔四二〕通典卷七0「啟前」作「陪前」。

五營司馬見校尉,執板不拜。續漢志補注

諸州刺史上郡並列卿府,言「敢言之」。後漢書朱雋傳注

〔四〕後漢書光武帝紀注亦無「謁者」二字,當依孫氏輯例作小字,以別於正文。

右丞與僕射對掌授廩假錢穀,〔一五〕與左丞無所不統。凡中宮漏夜盡,鼓鳴則起,鐘鳴則息。衛士甲乙徼相傳,甲夜畢,傳乙夜,相傳盡五更。衛士傳言五更,未明三刻後,雞鳴,衛士踵丞郎趨嚴上臺,不畜宮中雞。汝南出雞鳴,衛士候朱雀門外,專傳雞鳴於宮中。續漢志補注

〔三四〕「元年」原誤作「二年」,諸本續百官志補注均作「元年」,故據以正。

〔一六〕初學記卷一一「中歲滿」作「中滿歲」,「中」字屬上讀。

南宮至北宮,中央作大屋,複道,三道行,天子從中道,從官夾左右,案:太平御覽居處部引作「複道三行,天子按行中央,臺官從左右」。十步一衛。兩宮相去七里。後漢書光武紀注案:文選古詩十九首注引「南宮、北宮,相去七里」。

〔三八〕點校本續漢志補注「其」上復有一「后」字。

少府符著出見都官從事,〔五〕持板。都官從事入少府見符著,持板。續漢志補注

〔八〕「鋼紀」二字原誤倒,據書鈔卷五九、類聚卷四八引改。又孔本書鈔卷五九引「奏」作「事」,「統」作「綜」。

尚書郎初從三署詣臺試,初上臺稱守尚書郎,中歲滿稱尚書郎,三年稱侍郎。〔一六〕案:北堂書鈔設官部、初學記職官部引下有「凡三十四人,選吏能者為之」。客曹郎主治羌胡事,劇遷二千石或刺史,其公遷為縣令,秩滿自占縣去,詔書賜錢三萬與三臺祖餞,餘官則否。治嚴一月,準謁公卿陵廟乃發。御史中丞遇尚書丞、郎,避車執板住揖,丞、郎坐車舉手禮之,車過遠乃去。尚書言左、右丞,敢告知如詔書律令。郎見左、右丞,對揖無敬,稱曰左、右君。丞、郎見尚書,執板對揖,案:此「對」字當衍,後同。稱曰明時。見令、僕射,執板拜,朝賀對揖。續漢志補注

左中郎解,其府府次五官。續漢志補注案:當作「次五官府」,誤倒。

司隸詣臺廷議,處九卿上,朝賀處公卿下,陪案:當有「位」字。卿上。初除,謁大將軍、三公,通謁持板揖。公議、〔三七〕朝賀無敬。臺召入宮對見尚書,持板,朝賀揖。續漢志補注

〔三二〕孔本書鈔卷六二「罪當」作「平罪」。

〔三六〕點校本續漢百官志補注「事」作「士」。

〔四三〕按續漢志補注、後漢書安帝紀注「就水」均作「嗽水」,文選西京賦注、通典卷七0、御覽卷五六九則作「漱水」。嗽、漱于此皆作盪口解。孫案非。

立宋皇后儀尚書令臣囂、僕射臣鼎、尚書臣旭、臣乘、臣滂、臣謨、臣詣稽首言:「伏惟陛下履乾則坤,動合陰陽。群臣大小咸以長秋宮未定,遵舊依典,章表仍聞,時乃聽。令月吉日,以宋貴人為皇后,應期正位,群生兆庶莫不式舞。易稱「受茲介祉」,詩云「干祿百福,子孫千億」,萬方幸甚。今吉日以定,臣請太傅、太尉、司徒、司空、太常條列禮儀正處上,群臣妾無得上壽,如故事。臣囂、臣鼎、臣旭、臣乘、臣滂、臣謨、臣詣愚闇不達大義,誠惶誠恐,頓首死罪,稽首再拜以聞。」制曰:「可。」維建寧四年七月乙未,制詔:「皇后之尊,與帝齊體,供奉天地,祇承宗廟,母臨天下。故有莘興殷,姜任母周,二代之隆,蓋有內德。長秋宮闕,中宮曠位,宋貴人秉淑媛之懿,體山河之儀,威容照耀,德冠後庭。群寮所咨,僉曰宜哉。卜之蓍龜,卦得承乾。有司奏議,宜稱紱組,以臨兆民。今使太尉襲使持節奉璽綬,宗正祖為副,立貴人為皇后。其往踐爾位,〔三八〕敬宗禮典,肅慎中饋,無替朕命,永終天祿。」皇后初即位章德殿,太尉使持節奉爾綬,天子臨軒,百官陪位。皇后北面,太尉住蓋下,東向,宗正、大長秋西向。宗正讀策文畢,皇后拜,稱臣妾,畢,住位。太尉襲授璽綬,中常侍長樂太僕高鄉侯覽長跪受璽綬,〔三九〕奏於殿前,女史授婕妤,婕妤長跪受,以授昭儀,昭儀受,長跪以帶皇后。皇后伏,起拜,稱臣妾。訖,黃門鼓吹三通。鳴鼓畢,群臣以次出。后即出,大赦天下。皇后秩比國王,即位威儀,赤紱玉璽。續漢志補注

詔書舊典,案:續漢志補注引有此四字。刺史班宣,周行郡國,省察治狀,黜陟能否,斷治冤獄,案:後漢書光武紀注引此四句,「治狀」作「政教」。以六條問事,非條所問,即不省。一條,強宗豪右田宅踰制,以強陵弱,以眾暴寡。二條,二千石不奉詔書遵承典制,倍公向私,旁詔守利,侵漁百姓,聚斂為姦。三條,二千石不恤疑獄,風厲殺人,怒則任刑,喜則淫賞,煩擾苛暴,剝戮黎元,為百姓所疾,山崩石裂,妖祥訛言。四條,二千石選署不平,苟阿所愛,蔽賢寵頑。五條,二千石子弟恃怙榮勢,請託所監。六條,二千石違公下比,阿附豪強,通行貨賂,割損政令也。漢書百官公卿表注、續漢志補注

〔二0〕此條御覽服用部有兩引,俱見卷七0七;布帛部亦兩引,一見卷八一六,一見卷八一八,孫注未詳。

〔四一〕通典卷七0「雜會」作「親會」當是。

省閣下大屏稱曰丹屏,尚書郎含雞舌香,伏其下奏事。太平御覽居處部

尚書郎伯使二人,〔二一〕女侍史二人,皆選端正者。伯使從至止車門還,女侍史絜被服,〔二二〕案:北堂書鈔、太平御覽引作「潔衣服」。執香爐燒熏,從入臺中,給使護衣服也。後漢書鍾離意傳注、廣韻十一模注、北堂書鈔儀飾部、太平御覽服章部〔二三〕

正月旦,天子幸德陽殿,臨軒。公、卿、將、大夫、百官各陪朝賀。〔四0〕蠻、貊、胡、羌朝貢畢,見屬郡計吏,皆陛覲,庭燎。宗室諸劉雜會,〔四一〕萬人以上,立西面。位定,公納薦,太官賜食酒,西入東出。既定,上壽。計吏中庭北面立,太官上食,賜群臣酒食。貢事御史四人執法殿下,虎賁、羽林弧弓撮矢,案:通典引作「挾矢」。陛戟左右,戎頭偪脛啟前向後,〔四二〕左、右中郎將住東西,案:通典引作「位東南」。羽林、虎賁將住東北,五官將住中央,悉坐就賜。作九賓徹樂。案:安帝紀注引無「徹」字。通典引作「散」。舍利案:安帝紀注引下有「之獸」二字。從西方來,戲於庭極,乃畢入殿前,激水化為比目魚,跳躍就水,作霧案:安帝紀注、文選西京賦注引「就」作「激」。〔四三〕障日。畢,化成黃龍,長八丈,出水游戲於庭,案:通典引作「遨遊」。〔四四〕炫燿日光。以兩大絲繩繫兩柱中頭閒,相去數丈,兩倡女對舞,行於繩上,對面道逢,切肩不傾,又蹋局出身,案:藝文類聚、太平御覽引作「屈身」。藏形於斗中。鍾磬並作,樂畢,〔四五〕作魚龍曼延。小黃門吹三通,案:太平御覽引「吹」上有「鼓」字。謁者引公卿群臣以次拜,微行出,罷。卑官在前,尊官在後。德陽殿周旋容萬人。陛高二丈,〔四六〕皆文石作壇。激沼水於殿下。案:藝文類聚引作「洛水」。〔四七〕畫屋朱梁,玉階金柱,刻鏤作宮掖之好,案:太平御覽引下有「奇禽萬巧」四字。以青翡翠,案:太平御覽引「青」上有「丹」字。又下有「竟柱搆以水精」六字。一柱三帶,韜以赤緹。天子正旦節,會朝百官于此。自到偃師,去宮四十三里,望朱雀五闕,德陽,其上鬱律與天連。後漢書安帝紀注、續漢志補注、水經注穀水、通典禮、北堂書鈔樂部兩引,藝文類聚居處部、〔四八〕太平御覽樂部、居處部三引

尚書郎直,太官供餅餌五熟。太平御覽飲食部

〔三三〕孔本書鈔卷六二引有「及」字,無「令」字。御覽卷二二七「令」作「今」,屬下讀,是。又此兩引引書均作「漢官儀侍臣下」,孫氏從陳本書鈔人漢官典職,亦非。

正月旦,百官朝賀,光祿勳劉嘉、廷尉趙世各辭不能朝,高賜舉奏:「皆以被病篤困,空文武之位,闕上卿之贊,既無忠信斷金之用,而有敗禮傷化之尤,不謹不敬!請廷尉治嘉罪,河南尹治世罪。」議以世掌廷尉,故轉屬他官。續漢志補注

〔五二〕胡克家本文選古詩十九首注「嘉禾」作「嘉木」,是。

〔五〕「符著」原作「符署」,諸本續漢百官志補注均作「符著」,故據改。下同。

尚書左、右丞典臺事,繩糾無所不。太平御覽職官部

尚書郎入直臺中,官供新青縑白綾被,〔一八〕或錦被,晝夜更宿,帷帳畫,通中枕,臥旃蓐,冬夏隨時改易。太官供食,五日一美食。〔一九〕後漢書鍾離意傳注、北堂書鈔設官部、酒食部、初學記職官部、藝文類聚布帛部、太平御覽服用部、布帛部〔二0〕

尚書丞,郎見尚書,執板對揖,稱曰明公。案:「公」續漢志補注引作「時」,見前。尚書郎見左、右丞,對揖無敬,稱曰左、右君。太平御覽禮儀部

〔一三〕通典卷二一「中郎官」作「中都官」,是。

中丞掌蘭臺。北堂書鈔設官部

謁者案:續漢志補注引無此二字。〔四〕出府丞、長史、陵令,案:光武紀注引無此七字。皆選儀容端正,任奉使者。後漢書光武紀注、續漢志補注

尚書郎懷香握蘭,趨走丹墀。太平御覽香部

客曹天子出獵,駕,御府曹郎屬之。續漢志補注

〔四八〕此條類聚卷六二有兩引,孫氏脫注。

〔三〕「又虎賁」以下乃劉昭之語,孫輯引誤。

尚書僕射主開封,掌授廩給錢穀也。北堂書鈔設官部

〔三五〕點校本、殿本續漢志補注即作「不」。

〔一0〕此條初學記居處部有兩引,孫輯脫注。

〔六〕「由是」原作「自是」,諸本續漢百官志補注均作「由是」,故改。又此句下唐六典尚引「靈帝時,侍中舍有八區,論者因言員有八人,未詳也」二十字。通典卷二一亦引蔡質漢儀曰「員本八人」。孫輯脫引。

尚書令史皆選蘭臺、符節上稱精練吏有能為之。〔二九〕續漢志補注

〔二一〕諸引中唯後漢書鍾離意傳注引作「伯使一人」。

洛陽二十四街,街一亭;十二城門,門一亭。續漢志補注、太平御覽居處部兩引

尚書郎晝夜更直于建禮門內。北堂書鈔設官部、初學記職官部、文選沈休文和謝宣城詩注案:「晝夜更直」北堂書鈔、初學記引作「夜直五日」。〔一七〕

〔一五〕按孔本書鈔卷六0引作「左丞與僕射掌廩錢穀」,與續漢志補注異。然初學記卷一一作「右丞與僕射掌稟假錢穀諸財用」,文辭略增,而作「右丞」則與續漢志補注同。疑孔本作「左丞」,非。

〔四四〕後漢書安帝紀注作「遨戲」,御覽卷五六九亦同。

〔二六〕孔本書鈔卷一0四「兩枝」引作「一雙」。

尚書奏事於明光殿,省中畫古烈士,重行書讚。初學記職官部

〔四五〕通典卷七0「樂」上有「娼」字,御覽卷五六九作「唱」。點校本後漢書補作「倡」,甚是。

四姓侍祠侯。〔五0〕文選讓吏部封侯表注

楊喬糾羊柔曰:「柔知丞、郎鴈行,威儀有序。」文選責躬詩注、與陳伯之書注〔二八〕

丞,故二千石為之,或遷侍御史高第,執憲中司,朝會獨坐,內掌蘭臺,督諸州刺史,糾察百寮,〔三一〕出為二千石。續漢志補注

左、右丞對揖,稱左、右君也。〔一四〕北堂書鈔設官部

〔三一〕「督諸州」以下九字,又見書鈔卷六二,孫輯脫注。

〔三九〕通典卷五八作「長秋太僕」。然後漢書宦者傳、靈帝紀均作「長樂太僕」,通典引恐誤。

〔四七〕御覽卷一七五亦引作「洛水」。

延熹中,京師游俠有盜發順帝陵,賣御物于市,市長追捕不得。周景以尺一詔召司隸校尉左雄詣臺對詰,雄伏于庭荅對,景使虎賁左駿頓頭,血出覆面,與三日期,賊便擒。後漢書周景傳注

十二陵今見在,河南尹無敬也。續漢志補注案:「今」當作「令」,「在」字當衍。陵令者,太常屬官也。〔四九〕

僕射主封門,掌授廩假錢穀。凡三公、列卿、將、大夫、五營校尉行復道中,遇尚書僕射、左右丞郎、御史中丞、侍御史,皆避車豫相迴避。衛士傳不得迕臺官,〔臺官〕過後乃得去。〔一一〕續漢志補注

〔二七〕初學記卷二一、御覽卷六0五均引作「小墨一枚」。又孔本書鈔卷六0引作「分墨一丸」,且列於上條之末,與他引皆異。

御史中丞遇尚書郎,避車執板住揖,車過乃去之。〔三0〕北堂書鈔設官部、白帖七十四

謁者僕射見尚書令,對揖無敬。謁者見,執板拜之。續漢志補注

〔二五〕孔本書鈔卷一0四引無「令」字。

長水校尉主長水、宣曲胡騎。續漢志補注

漢興,置大將軍、驃騎,位次丞相;車騎、衛將軍、左、右、前、後,皆金紫,位次上卿。典京師兵衛,〔四夷〕屯警。〔二〕續漢志補注

常侍曹主常侍、黃門、御史事,世祖改曰吏曹。續漢志補注

侍御史,秦官。周有御史,掌郡案:當作「邦」。國都邑,案:當作「鄙」萬民之治,案:當作「及萬民之治令」。〔三三〕以贊冢宰。北堂書鈔設官部

〔一二〕「梁鵠」原誤作「梁鴻」。鴻,明章時名逸士,豈能於靈帝時出仕!今據諸本引改。

尚書左丞總典臺中綱紀,無所不統。續漢志補注、初學記職官部

校勘記〔一〕「篡盜」原誤作「篡漢」,諸本續漢百官志補注均作「篡盜」,故據正。

〔四0〕通典卷七0「陪」下有「位」字,疑此脫。

以丹〔漆〕地,〔二四〕故稱丹墀。廣韻六脂注、文選西京賦注、魏都賦注、廣絕交論注、太平御覽居處部

尚書令、僕、丞、郎,月賜隃糜大墨一枚,小墨二枚。〔二七〕北堂書鈔藝文部、初學記文部、太平御覽文部

諸州刺史初除,比諸案:此當有脫。持板揖,不拜。續漢志補注

尚書令主贊奏,總典綱紀,無所不統,〔八〕秩千石,案:藝文類聚引作「秩二千石」。銅印墨綬。北堂書鈔設官部、藝文類聚職官部

河南尹出考案,與從事同。續漢志補注

〔一四〕孔本書鈔卷六0引作「尚書郎見左右丞,對揖無敬,稱左右君」。

〔二四〕諸引「赤」俱引作「漆」,故改。又孫注第一出處當作廣韻卷一上平聲六脂注。

司隸校尉職在典京師,外部諸郡,無所不糾。封侯、外戚、三公以下,無尊卑。入宮,開中道稱使者。每會,後到先去。續漢志補注

〔二八〕文選注兩引俱作「應劭漢官典職」。

尚書典天下歲盡集課事。三公尚書二人,典三公文書。吏曹尚書典選舉齋祀,屬三公曹。靈帝末,梁鵠為選部尚書。〔一二〕續漢志補注

〔三0〕孔本書鈔卷六二末句作「丞、郎下車,舉手禮平施也」。

故公為之者,朝會〔下〕陛奏事,〔九〕增秩二千石,故自佩銅印墨綬。續漢志補注

〔四九〕點校本續漢百官志補注即作「十二陵令見河南尹,無敬也」。

〔五一〕影宋本御覽卷一九六「中」引作「內」。

〔一七〕初學記卷一一作「夜更直五日」。孔本書鈔卷六0則作「晝夜更直五日」,與孫案均異。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王中王救世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以尚書僕射的上事爲中心,古典文学之汉官六种